打工者的年终

2022年01月29日

年终,尘埃落定,考核结果出来,年度收入清算出来。有人欢喜,不可能皆大欢喜,必然有人忧愁,有人愤慨。但最终,只是默默而已。又能如何,这是打工者的无奈。每年的这两天,都有人冲到领导办公室,有诉苦,有不满,甚至有痛哭的。结果,未曾改变,并不如何。

这一年,说实话,工作上确实不尽心,大概这几年都是如此,有种混日子的心思在。但无论如何,这一年确实多承担了不少工作,花费的时间与精神较往年增加了不少,加之疫情、本地政府的某些工作,有些阶段甚至有些心力憔悴。只是结果并不如意。

昨天新领导告知今年考评只得了个C,也就是倒数的几个,很惊讶,这是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的。工作以来自认为都中规中矩,做事也都尽量做到无愧于心、尽心尽责,在历任领导的评价都是不错的。知道这与新领导无关,因为今年考评是上级做的,不过还是表达的不满与不服。领导只是安慰,说收入已经尽量争取。今天得知,还是降了不少,因为C等打了八折。

也没什么好说的。资本时代,一切逐利,哪怕是国企,考核的标准往往不是你如何敬业,而是你创造了多少利润。然后,可能在某种暗箱下,你为领导解决了哪些堵,或者为领导添了哪些堵,某些人看你不顺眼,某些人认为你不值这个价,都会成为最终的考量。虽然一直倡导公开公正,谁能否认,最终的结局只是少数人说了算。涉世已深,自认为有些看透世事的聪明,等真落到自己头上时,还是不免无力与心伤。

细细想来,许是得罪了什么人,或是被某些人看不顺眼,其实平时工作中还是有些数的。倒是今天与夫人聊起此事,她的跳脱思维使我脑洞大开了会儿。年初因为要求员工接种疫苗的事,上级被人在微博举报过,后来当时领导说已经有怀疑对象了,但没给我透露,今天想来,结果大概是被怀疑了,虽然没有明说,大致估计是觉得因我传达不利导致。到底是不是由此而直接给了个C,只有当事人知道了。

另一个事,今天与年中被调走的某领导聊起,得知他也仅得了个C,原因是没有达到大领导们的预期,有些无奈地说只想骂人,还无处去理论。更深深地觉得,哪怕做到了中层,一个打工人,还是很难改变什么的。也唯有自己的能力足够,方有议价的资格,也只有当自己的价值让人无从忽视的时候,才能显得更从容吧。这个时代,要么泯灭于众,随波而流,要么特立独行,足够光亮。做个隐士,独善其身,难矣。

今天下雪,希望,来年有个好收成。

共和国73年,腊月廿七。

讨论/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