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學三字經

2015年12月25日

清陳修園著。原託名葉天士,後重版時改回,爲學醫之入門,自修以此開始。

說明

此篇主要整理「醫道傳承叢書」版《醫學三字經》,爲自學之用。除「醫學源流第一」外,皆先經文後解釋後方藥。

醫學三字經小引

童子入學,塾師先授以《三字經》,欲其便誦也,識途也。學醫之始,未定先授何書,如大海茫茫,錯認半字羅經,便入牛鬼蛇神之域,余所以有三字經之刻也。前曾託名葉天士,取時俗所推崇者以投時好,然書中之奧旨,悉本聖經,經明而專家之技可廢。謝退穀於注韓書室得繕本,惠書千餘言,屬歸本名,幸有同志。今付梓而從其說,而仍名經而不以爲僭者,採集經文,還之先聖,海內諸君子,可因此一字而共知所遵,且可因此一字而不病余之作。

嘉慶九年歲次甲子人日陳念祖自題於南雅堂

醫學源流第一

醫之始 本岐黃

黃,黃帝也。岐,岐伯也。君臣問答,以明經絡藏府運氣治療之原,所以爲醫之祖。雖《神農本經》在黃帝之前,而神明用藥之理仍始於《內經》也。

靈樞作 素問詳

《靈樞》九卷,《素問》九卷,通謂之《內經》。《漢書藝文誌》載《黃帝內經》十八篇是也。醫門此書即業儒之五經也。

難經出 更洋洋

洋洋,盛大也。《難經》八十一章,多闡發《內經》之旨,以補《內經》所未言。即間有與《內經》不合者,其時去古未遠,別有考據也。秦越人,號扁鵲,戰國人也,著《難經》。

越漢季 有南陽

張機,字仲景,居南陽,官長沙,漢人也。著《傷寒雜病論》《金匱玉函經》。

六經辨 聖道彰

《內經》詳於針灸,至伊尹有湯液治病之法,扁鵲、倉公因之。仲師出而雜病傷寒專以方藥爲治,其方俱原本於神農、黃帝相傳之經方而集其大成。

傷寒著 金匱藏

王肯堂謂《傷寒論》義理如神龍出沒,首尾相顧,鱗甲森然;《金匱玉函》示寶貴秘藏之意也。其方非南陽所自造,乃上古聖人相傳之方,所謂經方是也。其藥悉本於《神農本經》。非此方不能治此病,非此藥不能成此方,所投必效如桴鼓之相應。

垂方法 立津梁

仲師,醫中之聖人也。儒者不能捨至聖之書而求道,醫者豈能外仲師之書以治療?

李唐後 有千金

唐孫思邈,華原人,隱居太白山,著《千金方》《千金翼方》各三十卷。宋仁宗命高寶衡、林億校正,後列禁經二卷,今本分爲九十三卷,較《金匱》雖有浮泛偏雜之處,而用意之奇、用藥之巧亦自成一家。

外臺繼 重醫林

唐王燾著《外臺秘要》四十卷,分一千一百四門,論宗巢氏,方多秘傳,爲醫門之類書。

後作者 漸浸淫

等而下之,不足觀也已。

紅紫色 鄭衛音

間色亂正,靡音忘倦。

迨東垣 重脾胃

金李杲,字明之,號東垣老人,生於世宗大定二十年,金亡入元,十七年乃終,年七十二,舊本亦題元人,作《脾胃論》《辨惑論》《蘭室秘藏》,後人附以諸家合刻,有《東垣十書》傳世。

溫燥行 升清氣

如補中益氣及升陽散火之法,如蒼朮、白朮、羌活、獨活、木香、陳皮、葛根之類,最喜用之。

雖未醇 亦足貴

人謂東垣用藥如韓信將兵,多多益善,然駁雜之處不可不知。惟以脾胃爲重,故亦可取。

若河間 專主火

金劉完素,字守真,河間人,事跡俱詳《金史方技傳》。主火之說,始自河間。

遵之經 斷自我

《原病式》十九條,俱本《內經至真要大論》,多以火立論,而不能參透經旨。如火之平氣曰升明,火之太過曰赫曦,火之不及曰伏明,其虛實之辨,若冰炭之反也。

一二方 奇而妥

如六一散、防風通聖散之類,皆奇而不離於正也。

丹溪出 罕與儔

元朱震亨,字彥修,號丹溪,金華人。其立方視諸家頗高一格。

陰宜補 陽勿浮

《丹溪心法》以補陰爲主,謂陽常有餘,陰常不足。諸家俱辨其非,以人得天地之氣以生,有生之氣即是陽氣,精血皆其化生也。

雜病法 四字求

謂氣、血、痰、鬱是也,一切雜病只以此四字求之。氣用四君子湯,血用四物湯,痰用二陳湯,鬱用越鞠丸,參差互用,各盡其妙。

若子和 主攻破

張子和^戴人書中,所主多大黃、芒硝、牽牛、芫花、大戟、甘遂之類,意在驅邪,邪去而正安,不可畏攻而養病。

中病良 勿太過

子和之法,實證自不可廢,然亦宜中病而即止,若太過則元氣隨邪氣而俱散,挽無及矣。

四大家 聲名噪

劉河間、張子和、李東垣、朱丹溪爲金元四大家,《張氏醫通》之考核不誤。

必讀書 錯名號

李士材《醫宗必讀四大家論》,以張爲張仲景,誤也。仲景爲醫中之聖,三子豈可與之並論。

明以後 需酌量

言醫書充棟汗牛,可以博覽之,以廣見識,非謂諸家所著皆善本也。

詳而備 王肯堂

金壇王宇泰,諱肯堂。著《證治准繩》,雖無所采擇,亦醫林之備考也。

薛氏按 說騎牆

明薛己,號立齋,吳縣人。著《薛氏醫案》十六種,大抵以四君子、六君子、逍遙散、歸脾湯、六味丸主治,語多騎牆。

士材說 守其常

李中梓,號士材,國朝人也。著《醫宗必讀》《士材三書》。雖曰淺率,卻是守常,初學者所不廢也。

景岳出 著新方

明張介賓,字會卿,號景岳,山陰人。著《類經》《質疑錄》,全書所用之方,不外新方八陣,其實不足以名方。古聖人明造化之機,探陰陽之本,制出一方,非可以思議及者。若僅以熟地補陰、人參補陽、薑附祛寒、芩連除熱,隨拈幾味,皆可名方,何必定爲某方乎?

石頑續 溫補鄉

張璐,字路玉,號石頑,國朝人。著《醫通》,立論多本景岳,以溫補爲主。

獻可論 合二張

明趙獻可,號養葵。著《醫貫》,大旨重於命門,與張石頑、張景岳之法相同。

診脈法 瀕湖昂

明李時珍,字東璧,號瀕湖。著《本草綱目》五十二卷,雜收諸說,反亂《神農本經》之旨。卷末刻《脈學》頗佳,今醫多宗之。

數子者 各一長

知其所長,擇而從之。

揆諸古 亦荒唐

理不本於《內經》,法未熟乎仲景,縱有偶中,亦非不易矩矱。

長沙室 尚彷徨

數子雖曰私淑長沙,陞堂有人,而入室者少矣!

惟韻伯 能憲章

慈溪柯琴,字韻伯,國朝人。著《傷寒論注》《論翼》,大有功於仲景,而《內經》之旨,賴之以彰。

徐尤著 本喻昌

徐彬,號忠可;尤怡,號在涇。二公《金匱》之注,俱本喻嘉言。考嘉言名昌,江西南昌人。崇禎中以選舉入都,卒無所就,遂專務於醫,著《尚論篇》,主張太過,而《醫門法律》頗能闡發《金匱》之秘旨。

大作者 推錢塘

張志聰,號隱庵;高世栻,號士宗。俱浙江錢塘人也。國朝康熙間,二公同時學醫,與時不合,遂閉門著書,以爲傳道之計。所注《內經》《本草經》《傷寒論》《金匱》等書,各出手眼,以發前人所未發,爲漢後第一書。今醫畏其難,而不敢談及。

取法上 得慈航

取法乎上,僅得其中。切不可以《醫方集解》《本草備要》《醫宗必讀》《萬病回春》《本草綱目》《東醫寶鑒》《馮氏錦囊》《景岳全書》《薛氏醫按》等書爲捷徑也。今之醫輩於此書並未寓目,止取數十種庸陋之方,冀圖幸中,更不足論也。

中風第二

人百病 首中風

《內經》云:風爲百病之長也。昔醫云:中藏多滯九竅,有脣緩、失音、耳聾、目瞀、鼻塞、便難之症;中府多著四肢;中經則口眼喎斜;中血脈則半身不遂。

驟然得 八方通

中風病驟然昏倒,不省人事,或痰湧、掣搐、偏枯等症。八方音,謂東、西、南、北、東北、西北、東南、西南也。

閉與脫 大不同

風善行而數變,其所以變者,亦因人之藏府寒熱爲轉移。其人藏府素有鬱熱,則風乘火勢,火借風威,而風爲熱風矣;其人藏府本屬虛寒,則風水相遭,寒冰徹骨,而風爲寒風矣。熱風多見閉症,宜疏通爲先;寒風多見脫症,宜溫補爲急。

開邪閉 續命雄

小續命湯,風症之雄師也,依六經見症加減治之,專主驅邪。閉者宜開,或開其表,如續命湯是也;或開其裏,如三化湯是也;或開其壅滯之痰,如稀涎散、滌痰湯是也。

固氣脫 參附功

脫者宜固,參附湯固守腎氣,朮附湯固守脾氣,歸附湯固守營氣。先固其氣,次治其風。若三生飲一兩加人參一兩,則爲標本並治之法。正虛邪盛,必遵此法。

顧其名 思其義

名之曰風,明言八方之風也。名之曰中,明言風自外入也。後人議論穿鑿,俱不可從。

若捨風 非其治

既名中風,則不可捨風而別治也。

火氣痰 三子備

劉河間舉五志過極,動火而卒中,皆因熱甚,故主乎火;大法用防風通聖散之類,亦有引火歸源,如地黃飲子之類。李東垣以元氣不足而邪湊之,令人卒倒如風狀,故主乎氣虛;大法補中益氣湯加減。朱丹溪以東南氣溫多濕,有病風者,非風也,由濕生痰,痰生熱,熱生風,故主乎濕;大法以二陳湯加蒼朮、白朮、竹瀝、薑汁之類。

不爲中 名爲類

中者,自外而入於內也。此三者,既非外來之風,則不可仍名爲中,時賢名爲類中風。

合而言 小家伎

虞天民云:古人論中風,言其症也;三子論中風,言其因也。蓋因氣、因濕、因火,挾風而作,何嘗有真中,類中之分。

瘖喎斜 昏仆地

瘖者,不能言也;喎斜者,口眼不正也;昏仆者,不省人事,猝倒於地也。口閉、目合,或上視、撒手、遺尿、鼾睡、汗出如油者,不治。

急救先 柔潤次

柔潤熄風,爲治中風之秘法,喻嘉言加味六君子湯、資壽解語湯甚妙。

填竅方 宗金匱

《內經》云:邪害空竅。《金匱》中有侯氏黑散、風引湯,驅風之中,兼填空竅。空竅滿則內而舊邪不能容,外而新風不復入矣。喻嘉言曰:仲景取藥積腹中不下,填竅以熄風。後人不知此義,每欲開竅以出其風。究竟竅空而風愈熾,長此安竅哉?三化湯、愈風湯、大秦艽湯皆出《機要方》中,云是通真子所譔,不知其姓名。然則無名下士,煽亂後人見聞,非所謂一盲引衆盲耶?

虛癆第三

虛癆病 從何起

咳嗽、吐血、五心煩熱、目花、耳鳴、口爛、鼻干、氣急、食不知味、羸瘦、驚悸、夢遺、往來寒熱、怠惰、嗜臥、疲倦、骨蒸、不寐、女子不月等症,皆成癆病。

七情傷 上損是

扁鵲謂損其陽自上而下,一損肺、二損心、三損胃,過於胃則不可治。其說本於《內經》:二陽之病發心脾,有不得隱曲,爲女子不月。按:心脾上也,至不得隱曲,女子不月,則上極而下矣。

歸脾湯 二陽旨

即《內經》二陽之病發心脾之旨也。此方爲養神法,六味丸爲補精法,高鼓峯並用之。

下損由 房幃邇

扁鵲謂損其陰自下而上,一損腎,二損肝,三損脾,過於脾則不可治。其說本於《內經》:五藏主藏精也,不可傷,傷則失守而無氣,無氣則死矣。按:精生於五藏而統司於腎,如色慾過度,則積傷而下損;至於失守無氣,則下極而上矣。

傷元陽 虧腎水

腎氣,即元陽也。元陽傷,爲睏倦、食少、便溏、腰痛、陽痿等症。腎水,即元陰也。元陰虧,爲蒸熱、咳嗽、吐血、便血、遺精、喉痛、口瘡、齒牙浮動等症。